首页 新闻 资讯 中医 药品 女性 男性 诊疗
辽宁某食品厂院内藏神秘作坊 加工制药销路不明
来源:39健康网
作者:唐葵阳
时间:2014年09月05日13:41
责任编辑:黄艳琼​

环境这样恶劣:污水横流苍蝇成团恶臭刺鼻……

业务这样隐蔽:肠衣加工制药原料销路不明……

资质这样可疑:没有门牌躲避调查私自排污……

G102国道885公里(辽宁铁岭开原市义和路135号),围裹着一座占地面积大、院墙高耸的生猪屠宰与肉制品加工厂,这里是雨润集团下属、开原市福润肉类食品有限公司。令人奇怪的是,这座工厂除了正门之外,还开有一扇后门,直通一望无垠的苞米地。长满一人多高苞米的庄稼地掩映下的西南角厂房,隐隐传出机器轰鸣声……

今年“五一”前后,有知情者向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爆料:这扇后门,是运送屠宰生猪的“绿色通道”。可是,此处厂房是专门用来肠衣(肠衣,是由猪等家畜的大、小肠刮制而成,多用作香肠产品的外衣)加工的车间,加工好的成品肠衣及一种制药原材料(肝素钠),被源源不断地从后门运送出去。

但是,按照行规,肠衣加工并不列在“肉制品加工”项目中。

这个厂中厂的真面目究竟啥样?到底有没有合法手续?加工生产的肠衣、制药原材料流向哪里?污水到底排向何处?带着一连串的疑问,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从今年5月至9月,跨越5个月时间,多次暗访这座问题工厂,试图解开一串问号——

爆料点1 污水流向农田

“实在太埋汰了,不仅恶臭难闻,而且污水横流,我们担心周围庄稼遭受污染。”爆料者投诉称,这家厂中厂的作坊主要进行猪肠子初加工,只要有活,清洗肠子的水就不停地流,臭气就不停地排放。

该加工作坊里,有十几个工人,主要是对猪肠子粪便进行清洗,早7点开始流水式作业,好几个工作台,只要有活,就机器轰鸣、长流水。加工车间有下水槽,将粪便筛出来,没有排污设备,直接流到地下。

爆料点2 无照经营?

“据说这家加工作坊没有任何证照。”据爆料者称,该家小作坊隐藏于名牌工厂内,这家工厂集屠宰与肉制品加工于一体。由于隐藏于工厂一角,不知情的人误以为是工厂的一个车间。但实际上,这个加工作坊隐蔽在平房内,没有任何的门牌和牌匾,在作业过程中也没有任何的相关手续,更没有相关的营业执照。

爆料者称,“黑作坊”进货、出货都与工厂严格区分,独自经过工厂后门。

爆料点3 进货、销售渠道不明

“‘黑作坊’老板极少公开露面,通常只能看到作坊里的十几个工人。”爆料者说,这些工人曾接受专门的培训,除了忙于手中的活计,对于来访者三缄其口。由于老板有强制性纪律,工人们相互都不能问具体信息,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工作的时候来作坊上班,没事的时候悄然从工厂后门离开。

爆料者告诉记者,据这里的工作人员描述,每天都会有新的猪肠子被运到这里,工人们只负责清洗、处理,然后由专门的人员运送出去。工人们只负责清洗,进货、出售都有专门的人员负责,工人不得插手。

首次暗访:

风声紧工厂暂停工

接到爆料后,5月初的一天,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赶赴事发地点进行暗访。但奇怪的是,工厂后门紧锁,收发室加派了若干名值班人员。记者以经商者身份,提出想进点肠衣回去加工香肠。不料,值班人员说:“这几天,有人四处投诉我们,老板怕执法人员或媒体记者来调查,暂停生产。工人们放假回家了。”

尽管好话说尽,值班人员也没能让记者进厂门“参观”。但记者沿着厂区的院墙转了几圈,确实听不到任何马达转动声音。同时,也闻不到任何气味。

记者与值班人员攀谈中得知,此处加工生产肠衣已好长时间了。平时加工生产量一般,每到节假日来临前,工人总是加班加点。说话间,记者目睹一辆满载生猪的车从此门驶入工厂。

爆出猛料:

“黑作坊”做药品原料

此后长达几个月的时间里,爆料者隔三岔五爆料称,厂中厂时开时停。老板告诉员工,最近“上面”风声紧,要提高警惕。为了逃避执法,老板经常指挥工人们趁夜色工作,天一亮就停止生产,大门紧锁。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爆料者又有“猛料”爆出:从这家作坊里,一袋袋类似面粉的东西不断被运送出来。一开始,不知道这是何物,但时间一长,打听出来一些“商业秘密”:作坊在制作肠衣的同时,还将猪小肠中刮出的肠黏膜进行加工,提炼出一种医药原料(医学上叫“肝素钠”),这是国际上通用的抗凝血药物的主要成分,目前尚没有可替代的产品。每公斤(“肝素钠”)可卖到约4.5万元人民币,比白银还要贵。

“我们老百姓很担忧:如此一个‘黑作坊’生产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制成药品救命呢?”爆料者说。

再次暗访:

记者混进工厂大门

“眼看着风声不那么紧了,老板和工人们都放松警惕了。现在,他们开始大白天肆无忌惮地加工生产啦!”进入9月,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又接到爆料。

9月3日清晨,记者赶到这家工厂暗访。由于时间尚早,厂区周围人迹罕至,除了机器轰鸣声外,只能听到一两声狗吠。厂子的后门处,恰巧有装载生猪的车进入,记者紧随车的后面轻易走进大门。门口收发室的窗前,尽管可见里面有人,但无人出来询问或阻挡记者。

还未等靠近西南角的厂房,浓烈的臭气扑鼻而至,呛得记者忍不住连声咳嗽。拐进一间无门的平房,里面堆放着大量大塑料桶,记者粗略数了一下,共有近百只。一名工人正在往三轮车上装桶,他告诉记者,每只桶载重300斤。桶内装满加工好的肠衣后,就运送出厂。

车间脏臭:

工人都一问三不知

从这间平房继续往南走,机器轰鸣声非常大。震耳欲聋的噪声中,又传来此起彼伏的狗吠声。一只一人多高的落地风扇在不停地摆动,刺鼻的恶臭令人窒息。

再往前走,浓重的蒸汽四散升腾,一些模糊的男女身影在不停地忙碌着。记者看到,十几个工人正在流水台上清洗肠子,工作人员只穿着普通的工作服,地上到处是清洗过肠子的污水,位于流水台下方有几处污水槽,水直接流到地下,地面汪着黄色的水,浸湿鞋面。

成团的苍蝇不停地飞来飞去。无数只大塑料桶摆成蛇形阵,有些被清洗过后的猪肠子装进了大桶,还有一些盐袋零散地堆放在墙角。在记者的询问下,一名工人告诉记者,老板不在,他们只是清洗猪肠子的工人。面对记者再三询问,工人们称对于其他事情一概不知。

周围居民:

环境污染居民忧心

穿过这个车间再往南走,里面一间屋内堆满了外表看上去像面粉的袋子。在地面及一些器皿上,落着一层乳白色的粉末。由于这间屋子尽头有数只狗在不断地叫,记者不敢凑近观察,只能悄然退离。

作坊里的污水流向何处?记者绕出加工车间转到厂房外面。在一处“沉降池”外,记者看到里面的污物呈泡沫状,长时间沤出的污物发霉长毛,散发出的强烈臭味令人难以靠近。记者观察到,絮状污物的“水平面”,始终维持在一定高度,尽管厂房内此时正在加工生产,污水源源流入,但此处“水平面”保持均衡。

记者在周围转了几圈,始终找不到肉眼可见的排污口。

“这里排污水都有很长时间了,不仅看上去很恶心,夏天简直令人无法忍受!”附近的几位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表示希望环保部门来管管,以免产生更多的污染。

记者核实:

雨润员工称不知情

当日,记者致电雨润集团南京总部,对方称上述地点的公司确属集团下属企业,并提供了相关电话。电话接通后,对方称是这家名牌企业的工程辅料部门。

“请问,工厂西南角有一处车间,生产加工肠衣,他们是贵厂的车间吗?”记者亮明身份后问。

对方相继有两名工作人员接过电话,但都表示非常惊讶,解释称,该企业确实有“深加工车间”,但没听说有肠衣加工车间。

记者询问该企业相关负责人电话,对方表示不清楚。无奈,记者只能留下联系方式。不过,截至发稿时,没有接到任何反馈。

专家答疑:

私自排污要遭重罚

关于排污问题,记者向一位资深环保专家进行了咨询。絮状污物的“水平面”始终维持在一定高度,尽管厂房内此时正在加工生产,污水横流,但此处“水平面”保持均衡,这位专家根据以上现象分析称,有三种可能情况:

一是该作坊的污水排入名牌工厂排污系统内,再统一处理。但根据记者提供的位置图,由于管线过长,这种可能性很小。

二是该作坊偷设隐蔽排污口,比如低于地面的暗渠,肉眼看不到。

三是该作坊污水经“沉降池”后,直接排入市政管网。

这位专家称,根据业内行规,加工生产肠衣一般离不开盐、火碱、霉粉,均会对周围环境造成污染。即使清水加工,由于肠内粪便等,也会造成COD严重超标,造成水质污染、土壤负营养化。如果人体摄入这样的水或粮食、蔬菜,会严重危害健康。

而要从根源上杜绝上述污染,就需要建设污水处理系统,但这套系统投资最少一二百万元。一般小型企业难以承受。

环保反馈:

擅自排污最高可罚20万

“如果该厂没有到环保部门办理排污许可证,那么最高将领到20万的罚单!”环保专家表示,按照环境保护条例规定,未取得排污许可(临时许可)证而排污的企业,必须停止排污,有关部门可对排污者处2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款。

“如果没有立即停止排污,还可以按天数记罚!”该人员称,如果按照每天10万的罚款金额,连续排污一个月可罚到300万元。

那么,这家名牌企业有没有污水处理系统?作为厂中厂的作坊,造成的环境污染何时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