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湿性疾病的生物治疗

   对于每一位临床医师来说,自身免疫性疾病,包括弥漫性结缔组织病、炎性关节病和系统性血管炎等的治疗都极具挑战性。该类疾病的临床表现复杂、病程差异大,病情的复发和缓解使得临床医师很难对它的预后做出准确判断。目前通常采用的是糖皮质激素和免疫抑制剂治疗。近来出现的一些新的免疫抑制药物如霉酚酸酯、来氟米特和他克莫司,也没有跳出传统免疫抑制剂在对异常免疫反应产生抑制的同时对机体抵抗致病微生物的免疫反应也产生抑制的圈子。即在病情得到缓解的同时,也增加了患者发生感染的危险。
    21世纪以来,生物治疗的出现是风湿性疾病治疗的重要里程碑,开拓了风湿性疾病治疗的新纪元。基于疾病发病机制中不同环节的特异生物治疗试图特异性地抑制异常的免疫反应而不伤及正常的抗致病微生物免疫,对各种风湿病如类风湿关节炎(Rheumatioid Arthritis,RA)、银屑病关节炎(Psoriatic Arthritis,PsA)和强直性脊柱炎(Ankylosing Spondylitis,AS)的治疗产生了重大影响,。靶向治疗领域的进展也显示出对系统性红斑狼疮(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SLE)和血管炎等其他疾病的治疗潜力。
    各种先进技术如重组DNA技术、非免疫原性小分子合成技术、单克隆抗体技术、可溶性受体技术、细胞因子搜捕技术为生物靶点的选择和生物制剂的研制提供了有力的工具。
生物制剂大致可以按照靶向的自身免疫和炎症反应的成分而分为几类。例如,针对细胞因子如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白介素1(IL-1)等;针对T淋巴细胞靶位点,如T细胞协同刺激分子CTLA4等;针对细胞与细胞间和细胞与细胞基质间相互作用,包括趋化因子、整合素和细胞黏附分子等;针对B淋巴细胞,如CD20、B淋巴细胞刺激因子等;以及活化凋亡通路、减少炎症介导的组织损伤、拮抗补体和Fc受体等。
    然而,目前使用的生物制剂在效果和毒性方面也有一定局限性,新的生物治疗也受副作用的限制。由于许多治疗靶点在正常组织和免疫自稳中起到重要作用,阻断相应的活性的后果可能无法预料是否有害。因此,应在临床试验和上市后监测中保持警惕,监测改变免疫反应和炎症反应导致的潜在性和无法预料的毒性反应和并发症。
    目前风湿性疾病中,类风湿关节炎等其它炎症性关节病生物治疗的经验积累最丰富,本专题将分次介绍篇关于生物制剂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综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