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老结石险“换肾” 孝心儿子弃学救父

(一脸稚气的易铭,坐在长沙南湖医院结石病床边捏着父亲脸玩,以此来安慰父亲安心治病。而面对“赶”他去学校的父亲,他脸上同时写满太多的无奈。)


(病房窗台上,放着从易铁平右肾中打出的结石,诉说着一个汉子的无奈与坚强。)


他是个90后,天津科技大学大二学生,却承载了太多:父亲患肾结石15年,因家庭经济困难延误治疗,以致左肾萎缩丧失功能;而为挽救父亲生命,手术后欠下长沙南湖医院大笔费用。面对“赶”他去学校报到上课的父亲,他有太多的无奈。因为他把5000多元学费钱,全部垫付作了医药费。

今日,湖南岳阳湘阴县湘滨镇云集村20岁的易铭,坐在病房内安慰父亲安心治病。他说:“我是你的精神支柱,你也是我的精神支柱,我们少了谁都不可以。”

 学费垫付病危父亲医药费

今日上午10时,一脸稚气的易铭,用棉签帮父亲清洗完眼睛,便坐在病床边捏着父亲脸玩,以此来安慰父亲。而父亲易铁平则劝他早日回学校上课。

易铭介绍说,今年夏天,父亲患了10余年的肾结石再次发作,腰部胀痛、浮肿,体质急速下降。由于自己秋天开学要交学费,父亲根本没想到去看病,准备随便吃点药应付一下。但看到父亲痛苦的样子,他坚持要带父亲去看病。

在当地医院检查后,他看到门诊本上写着“积水”、“萎缩”等字样,作为天津科技大学大二学生的他,心情特别沉重。在医生建议去专业医院治疗后,他陪父亲来到了长沙南湖医院。经医院详细检查,发现父亲病情相当复杂,“左肾已经萎缩、肾功能丧失,而右肾中最大的结石将近鸡蛋大。”

经过两期手术治疗后,已经欠下了医院将近3万元的医药费用。而为了把父亲病治好,他把学费钱,连同自己暑假打工所得的700元钱,全部垫付了医药费。因为没有学费,他也没有去学校报到,干脆留在医院照顾父亲。

易铭说,虽然开学半个多月了,但学校得知自己家里情况后,还是保留了他的学籍,并要他等父亲病情好转后,及时回校上课。

肾功能15年前已遭损害

躺在病床上的易铁平,算是个“铁汉子”。他一边微笑着,但眼泪仍禁不住从眼眶流出。

易铁平介绍说,15年前,自己在上海打工时就知道肾脏中有结石,为照顾八旬老母和正在上学的儿子,他忍痛在外打工养家。一天上班,他结石再次发作,腰腹部胀痛。他当即去了上海一家大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左肾结石已造成肾脏重度积水,肾功能已遭损害,要治好只能换肾。

但他没有听从医生建议,只是回到老家吃药治疗。因为换肾不仅需要巨额手术费,更会断了家里的经济来源。此后10余年,结石一直伴随着他,但他再也没有到医院检查治疗,“看到老母亲身体健康,儿子考上了天津科技大学,心里比什么都快乐!”

“没想到这次彻底发作了,还连累了儿子”,易铁平长叹一声,所幸的是一直有儿子在身边照顾。躺在病床上的他,是从电视里看到许多大学开学了,便催儿子去上学报到,才知道学校开学已经半个多月了,而儿子把学费钱全垫付作他医药费了。

医院减免费用并筹集学费

“这个孩子太让人感动了!”南湖医院结石中心谢恒生教授感叹说。

他介绍,患者进医院时,左肾因多年结石不治,已造成左肾萎缩、肾功能丧失;右肾多发性结石并积水,最大的结石达到4.7*3.6cm,属巨大型结石,右肾功能也已受损。“左肾已不起作用了,只有把右肾结石取出,缓解积水,尽快恢复右肾功能,才不会危及生命!”

于是,该院立即组织结石科专家讨论易铁平的病情,最后决定为其采用“右肾经皮肾镜钬激光碎石取石”术。手术后,易铁平肾脏中的结石已基本取出,但仍需留院观察。由于病情延误了15年之久,治疗难度大,费用也比较高。半个月下来,手术费、住院费等已经用了几万元,现在还欠医院一半费用。

得知90后易铭弃学救父的事迹后,南湖医院决定,减免易铁平所欠的医疗费用,同时还将组织医院工作人员募捐,为小易筹集学费。获知医院决定后,父子两在病房内相拥而泣。